千幽

那啥,宝宝建了个群,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想虐狗的带着你可爱的对象一起来!想分享耽美小说,漫画,想来吐槽的,想要王者,阴阳师的,都可以来这里,唔……欢迎各位来,而且!群里还有个可爱的群宝!可上!可日!可三陪!!占tag抱歉

七夕前,有邦良和信庄

快到七夕了,送给要开学的你们o( =•ω•= )m好好学习!天天日鹊!~\(≧▽≦)/~(后面那个你们当做没看见,因为鹊鹊只能我日!(握拳))
7
一下正文!

  “最近这外面为什么这么吵”被吵的看不下书的张良一手拽住某个很活蹦乱跳的人的长长的红马尾阴森森的问“嗷嗷嗷!放!放手!疼疼疼!”千辛万苦的将自己的马尾辫从某人的魔爪之下解救出来“马上就要乞巧了,当然会热闹了”心疼的摸摸自己的头发,抬头看了一眼张良的脸色“军师…你该不会是忘记了这个节日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君主那个仓鼠三秒钟哈哈哈哈”

  张良:(尴尬又不是礼貌的微笑)好奇心会害死你的哦

  “哈哈哈……那啥我家子休还在等我,我…我先走了啊!”韩信尴尬的挠挠头,左瞧右看的乱瞅,瞅着瞅着突然发现了他心心念念的小可爱,急急忙忙的打声招呼就跑了,再蹦向庄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回头冲着张良喊了一声“那只仓鼠好像还挺期待那一天的,军师你可别让他伤心”“圆润的出去!”

  “子房军师怎么了?好像很生气?”一边边探头看向张良一边伸手拽拽人的衣摆,“没事没事,就是恼羞成怒罢了”伸手将人软软的头发揉乱“好了好了,我们回去吧,我饿了”“啊?哦…好…中午吃什么…要不跟啊缓一起?好久不在一起了”“李白可能不欢迎咱们”“那好吧……”

                            ………另一边…………

  张良陷入了沉思:“准备什么好……君主那个家伙…要不一大摞奏折怎么样…或者是一大堆书?”

正在野区的刘邦:啊噗!肯定是我家子房在想我嘿嘿嘿~~我去!李白放下我的蓝!!









先这些,慢慢来,最近会勤更的o( =•ω•= )m(我自己都不信hhhhhh)

这到底打还是不打

OO年O月O日的一场匹配

红方:小乔,李元芳,扁鹊,庄周,赵云

蓝方:周瑜,狄仁杰,李白,韩信,吕布

……

[队伍]周瑜:这怎么办…谁想要家暴?

[队伍]李白:我去送人头,你们自便

[队伍]吕布:……

[队伍]周瑜:……

[队伍]吕布:李白你够怂!等等加我一个!

[队伍]李白:吕布你自己去,谁管你,略略略

[全部]李白:小医生~我来下路了!我给你送经验来了!来亲一个好不好!

[全部]扁鹊:不好,滚蛋!别过来!

[系统]扁鹊 第一滴血 李白

[全部]狄仁杰:李白怕不是个傻的

[全部]李元芳:狄大人英明!

[队伍]周瑜:我觉得今天绝对输了,算了算了,我去中路找婉儿了

[队伍]狄仁杰:…那我去找元芳

                        ……五分钟后

[队伍]赵云:今天这局感觉怪怪的?

[队伍]小乔:?怎么了吗?我觉得今天挺好的啊,战绩一片明朗啊

[队伍]扁鹊:谁来把李白弄走!好烦!

[队伍]李元芳:今天有点平静啊!明明有韩信竟然还这么平静!

[队伍]小乔:对啊……等等?!韩信??!

[队伍]赵云:我的枪还在我手里

[队伍]李元芳:我的大飞镖也在

[队伍]小乔:我的扇子也完好无损

[队伍]扁鹊:我的毒药没了

[队伍]众人:……果然……

[队伍]扁鹊:刚刚被李白打断了,我的毒药没了是因为砸李白用光了

[队伍]众人:………

[全部]赵云:奉先,你们那边的韩信是挂机了吗?

[全部]吕布:没有啊,韩信他在我们这边野区草丛呢,怎么了吗?子龙你找他?

[全部]赵云:不…没有,就随口一问,没事了

[全部]吕布:揉揉,乖

[全部]赵云:嗯……(脸红)

[全部]吕布:亲一口?嗯?

[全部]赵云:……就…就一口哦(害羞)

[全部]吕布:好~

[全部]所有人:秀分快!!!

[队伍]扁鹊:你们有谁看见子休了?从一开始就没有见过他

[队伍]小乔:神医大人这话提醒了我呢……说起来……我之前听到什么韩信的计划,好像就跟庄周贤者有关,但是我问过周瑜大人,周瑜大人却什么都不告诉我呢…

[队伍]赵云: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去找庄周了吧……可能会打扰到某人……

[队伍]李元芳:赞同,狄大人说,打扰别人这种事情是不道德的!

[队伍]扁鹊:……拖时间还是快点结束…

[全部]韩信:辛苦各位再待几小时了,我尽量努力快结束,虽然不太可能

[全部]李白:小医生…你看…要不我们也…?

[全部]扁鹊:混蛋!想都别想!!

                    [系统]扁鹊 大杀特杀 李白






韩信关上聊天系统后,低头看着身下的人:子休,这下…我们可以有很多时间慢慢来了哦…”伸出一只手轻轻揉捏身下人的乳头 ,另一只手从人的腰部慢慢摩擦到人的臀部,大力的揉捏,下身缓慢的在人身体里抽插着,“怎么样?舒服吗?你知道吗,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比我想象中还要好,你这里面真紧,真舒服呢…”“唔…不…不要说了…嗯……啊……呜啊!”韩信突然快速猛烈的抽插了几下,“好…那我就不说了,我就直接狠狠做了!”“唔…啊…不要…嗯啊…不要…太快了…不要…停下…嗯…我不行……我…我…嗯啊!”“爽不爽,嗯?喊老公,我就听你的?”庄周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下,抬头狠狠的瞪了韩信一眼,“休…休想!你…你不要脸!唔啊!嗯…不要……太快了!不…”韩信看着庄周泪眼迷离的望了一眼自己,只觉得自己脑海里的某一根弦吧唧一下断掉了,全部只有一个念头,干死他!将人抱起来然后低头狠狠吻住人,在人口中霸道大扩疆土,逼着对方的丁舌于自己缠绵,过了许久,直到怀中之人喘不上气来才缓缓放开,两人的分开口中迁出一丝银线庄周全身瘫软在韩信的怀里大口的喘息着,手推搡人,却因为无力更像邀请,韩信唇角一勾,“子休既然你这么邀请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们继续”
                          三个小时后……

[全部]韩信:谢谢各位的支持,辛苦了,过几天请你们吃饭










好了,我第一次的肉给了信庄,别嫌弃,嫌弃的话就默默的骂我一会就好了o(* ̄▽ ̄*)ブ就这样,我这次应该是大粗长吧o( =•ω•= )m

被一个大佬骗了勾协,大约6点快7点给的,然后给完之后,他就下线了,现在都没有上来,陷入沉思,人与人之间说好的信任呢???感觉无爱了…

是的,是我这个欠了n久的时间的渣渣回来补文了,CP水果组,带一点点白鹊

橘右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热情的好像太阳的人,当他知道的时候,已经出不来了,只能越陷越深

   每次在峡谷里遇见他的时候,表面上很淡定,但是内心紧张的不得了,手心里全是冷汗,如果匹配到他,无论是敌还是友,他都会躲在草丛里看着他,而每一次,看完之后,都会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却发现,自己总是控制不住那颗想要看到那个人的心

有一天,橘右京在峡谷中受了伤,去医馆看病,“你有心事”神医为他治疗好了之后,望着他,淡淡的说到“你喜欢上了一个人”用肯定的语气说,橘右京垂下眼,望着手臂上的伤口沉默半响,叹了口气“是的…我喜欢他…而且…很深很深,深到我无法忘记他”神医拽了拽要滑落的围巾“我知道,因为…我曾经也是这样的…不过,我已经得偿所愿了,你也会一样的”“谢谢神医了,希望如此吧…”橘右京起身,准备回家“我能知道是谁吗?”橘右京微微一笑,轻轻的说了一个名字

橘右京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他和往常一样,出门准备去峡谷,刚打开门,便呆住了,他喜欢的那个人,被人们簇拥着,站在他门前,冲着他笑着,然后捧着玫瑰花,单膝下跪(好的,我知道的,很俗的,但是我脑洞只有这么大,默喷默喷(´Д`))对他说“右京…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只不过…我怕你不喜欢我…所以…我就一直没有说……我…我…我想…我想让你做…做…做我的爱人!”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大声的说了出来,“我想让你,成为我的爱人!请你接受”橘右京不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人,“右京哥哥,你答应马克哥哥吧!马克哥哥可是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了喜欢上了你了”蔡文姬从一旁,看着两个人,急得来回转悠

橘右京扭头看着蔡文姬,轻轻的说,“我只是以为,我在做了一个梦罢了…”马可波罗冲上去抱住人,“你答应我了对吧!”橘右京回抱住人,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在一起许久之后,橘右京又来到了医馆,正巧神医的爱人也在医馆,“为什么当时神医会说我一定会…”“那是因为当时你喜欢他,他喜欢你,除了你们两个人,谁都看得出来,哎哎哎,小医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乱动你的草药了!别别别,别打脸啊!!”话还没说完,便被抢了,橘右京看着被称为青莲剑仙的李白被神医扁鹊用一瓶绿色的诡异药水砸在脸上,随即倒地装死,脸微微一抽…“那在下就告辞了”“嗯,路上小心”

回到家后,看着恋人冲上来着急的问“你去哪了?”橘右京微微一笑“我只是去弄明白了一件事情罢了,又不会走掉,看你着急的”

(完)

没错!我把水果组的终于写完了,虽然文笔渣的实在是不忍直视,但是………好像没有但是………咳咳,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嗯,那啥,我会努力的,把剩下的写完的,嗯!信我

祝叶神20岁生日快乐,越来越帅ヽ(゜▽゜ )

那啥…你们是想看酒茨肉还是想看水果组的小日常,如果是水果组的话,我明天晚上之前就可以发出来,如果是肉的话…等两天……等我努力的学习完怎么写肉可…就能发出来了(´Д`)

最近在努力尝试写一篇18禁,所以暂时可能不会更了,我努力捣鼓出来

开心极了!!!!!!我我我!!!有第一个ssr了!!!还是茨球小可爱!!!!!!!!

五一“劳动”节

我回来了~~最近考试周~不能经常上来~不过马上就结束了~~不要太想我哦>3<(图是昨天打的一局克隆,)

下面正文开始~~~主西皮白鹊

“今天的峡谷里的人怎么这么少?”李白在敌方野区里打着蓝,自言自语。

“因为今天是五一劳动节啊”阴森森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李白寒毛一立,一点一点的扭过头,便看到一张放大的脸,然后…………一声尖叫响彻王者峡谷

“行了行了,别叫了,我耳朵都要聋了,”韩信用手堵住耳朵,一头黑线的想让李白停下尖叫

“还不是你突然出现在我背后,人吓人,吓死人不知道吗?!!好好的在自家打个野还不让人安生”

“……我这不是回答你的问题吗,还有…你确定这是你家的野区吗…”韩信毫无形象的朝人反了个白眼

“哈哈…对了你说的五一劳动节是什么?”

“五一劳动节嘛…就是……就是…就是在五月一号这天劳动!”韩信默默的在心里为自己点赞,因为他也不知道╮(╯▽╰)╭

“哦……是吗……”

晚上───

“小医生~~~小医生~~~~”李白荡漾的飘了进来,“今天是劳动节哦~~~”

“嗯,所以呢??”扁鹊鹊放下手中的东西,看向李白

“所以我们来一起劳动吧~~”

“嗯?怎么劳…唔!”

漂亮的可爱的拉灯

第二天,顶着一头风油精的李白一脸满足的出现在了峡谷的野区,让大家疑惑的是神医扁鹊却一连两天都没有出现。